meikela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


北京时间10月11日晚,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宣布,将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中国作家莫言,以表彰他对世界文学作出的贡献。评委给出的获奖理由为:“莫言的魔幻现实主义作品融合了民间故事、历史和当代”,委员会同时还表示,“莫言将现实和幻想、历史和社会角度结合在一起,他创作中的世界令人联想起福克纳和马尔克斯作品的融合,同时又在中国传统文学和口头文学中寻找到一个出发点。”

莫言原名管谟业,1955年2月17日生于山东高密。1980年代中以一系列乡土作品崛起,充满着怀乡以及怨乡的复杂情感,被归类为“寻根文学”。莫言迄今有长篇小说《红高粱家族》、《天堂蒜苔之歌》等,中短篇小说集《透明的红萝卜》等,其中《红高粱家族》被改编为电影《红高粱》,并获得柏林电影节金熊奖。

作为第一个被中国zf承认的诺贝尔奖项国人获得者,莫言肯定是受到全国甚至很多海外华人赞誉的,这是对一个作家价值至高的荣誉表彰也是对中国文学界的一种关注和肯定。但是对于接近花甲之年的莫言来说这个奖项对于他来说是淡然的,不论是个人思想觉悟的高度还是社会各界捧逗的厉害关系对于他来说更多的是一种鞭策和压力,我们难以猜测此刻他的心态但是我们也可以从时候采访的对话里窥探到一二,他直言:“诺贝尔是一个重要奖项,但绝对不能说是最高奖项,诺贝尔文学奖只是代表了诺贝尔评委的看法和意见,如果换另外一个评委群体,那可能得奖者就不是我。对于这样一个热门话题我更想从巨大的热闹和喧嚣中解脱出来,该干什么干什么。”对于这样一个坚持手写写作和优秀作品的高产作家我们也有理由相信这是他真实的态度,换做是我我对于那100多万美元更感兴趣,毕竟在国内作家的收入和实力是不成正比的。


(图为红高粱电影工作照左起巩俐·莫言·姜文·张艺谋)

自古以来文学界和影视界都有很多的交流和不解之缘,思想上的艺术表达方式和视角上的社会,现实,情感的融合处理都有着共通和借鉴之处,改编这个词语就是对于这两个行业最好的联姻。莫言和电影也有着一些不解之缘,他小说里的先锋色彩和魔幻现实主观世界的风格很适合改编成大题材有历史意义的赞美生命等类型题材,表达崇尚自由和歌颂人性。他创作的《红高粱家族》曾被改编成电影,是张艺谋的导演处女作《红高粱》,该片获得了1988年柏林电影节金熊奖,中国第一部走出国门并荣获国际A级电影节大奖的影片,很明显这荣誉价值是很高的,是属于他们的优秀合作结晶。除了《红高粱》以外,莫言的短篇小说《白狗秋千架》改编为《暖》,由霍建起执导,曾获第十六届东京电影节最佳影片金麒麟奖;根据《师傅越来越幽默》改编《幸福时光》,张艺谋执导,但影片并未取得成功,莫言本人也不满意;以及根据《白棉花》改编的同名电影《白棉花》,由李幼乔执导;此外在1995年,莫言还与香港导演严浩联合编剧,推出影片《太阳有耳》,并擒获柏林银熊奖。

莫言在一次采访中也透露出了自己对于文学作品电影改编的看法:

作家应按照文学规律创作,不要一味迎合影视剧,否则会适得其反。小说家为影视提供的不仅是故事情节,更重要的是提供一种意境、思想价值、文学艺术的意蕴。他还直言,作家在写剧本时,不要把它当做赚钱的手段,要有非常真诚的创作状态,这样才能提高影视作品的水平。他认为自己的作品《丰乳肥臀》、《生死疲劳》、《檀香刑》都可以拍成气势磅礴的巨片,但好像没有导演识货。莫言自称对编剧工作不自信,但如果哪天能把上述三部作品搬上银幕,他愿意担任编剧。

虽然我没有看过莫言的一部作品,但是我蛮赞同他在媒体上的一些看法和主张,这是没有作品干扰的新鲜印象和主题,是简单的,值得细味和思考的感觉。同样,我在微博上关注一些行业专家,只看他们满满的140字倾诉而不去追捧他们的明星作品也是出于这个原因。不过有点惭愧的是我在诺贝尔文学奖揭晓前个人更倾向于日本作家树上村树,喜欢他创造的独特文体里蕴含的轻盈基调。最后不管大家对于这次获奖的感受和评论是什么,至少这个荣誉是值得肯定和鼓舞的,普通人也跟着高兴和沾上一点荣誉,这么大的一个轰动不仅是对中国文学后生们的一丝鼓励也是影迷们希望他的作品出现在银幕的一丝机会,期待好作品,好电影。

(完)/梅克拉

Tags: ,

4 克拉 响应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

  1. 秦远征博客说道:

    照片里这几个当年都很年轻啊

  2. 免费天空网说道:

    非常喜欢你的博客,不知可否做友情链接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