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kela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影评


“莲花生长在森林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影评)

就像李安导演教17岁的苏拉用冥想来把握pi这个角色一样,看完电影的很多观众也在赞赏之余冥想着电影中所展现的上帝与人本性的论述,即使思绪模糊凌乱,但是只要能窥见一角大海星空中奇幻的宇宙也顿觉心境开阔,精神愉快。阔别4年的大导演李安这次在2012年贺岁档的开局从自身情感的角度给观众带来了一个少年pi和一只名叫理查德·帕克的孟加拉虎在海上漂泊227天的故事,既有夸张的灾难也有生活的温暖。

由于李安的美国留学生活经历,他不止一次在他以往的作品里表现出颇具国际性视野的电影艺术风格,《推手》《喜宴》《饮食男女》里是传统之外的文化冲突, 《理智与情感》 《 绿巨人》《 断背山》里是心灵视角的形象化塑造与宣扬,这些看似不同风格的类型其实早已在剧本结构与制作方式上将中国文化和美国文化细微的联系在了一起.总有人这样评价李安:“架起了东西方文化的沟通桥梁”,而在笔者看来他一直都是在宣传自己认为值得用影像表达出来的文化,所以他电影里的情感与视角才更加生活化。甚至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李安更加有魄力的大谈文化与信仰。

在这部电影的结尾设置了两个故事结尾供观众选择,这样的方式并不是剧本结构上的。相反剧本是回忆性的,是一个事实,始于蒙特娄,也结束于蒙特娄。然而观众却可以投射到这位寻找灵感的作家身上,我们竟然可以选择相信故事的版本,李安正是通过这样一个自由的讨论或者是自然的选择(蒙特娄条件反射的选择第一个故事后还不可思议的笑了一下)来诠释了一个哲理性的问题:你是选择理性还是神性。在这部电影里神性这个词语一直没有出现,隐含在各种元素组合里,影片开头生龙活虎惹人爱的动物,中间大海,星空,孤岛各种赋予或者是被幻化的宇宙心境无不都是在隐约流畅的故事脉络里铺垫着线索,直到影片结尾两个故事对比的出现我们才恍然大悟之前影片元素安排的精妙。其实故事一直都没有离开戏剧性,也并不是一次奇幻之旅,而是你是否相信上帝之外的更多的东西。

一个有选择题的电影应该有一个对比的存在,日本人为什么觉得第2个故事至少符合逻辑,因为这是我们理性打败神性的结果,这不一定是现实的说法但至少是我们往往会倾向于人性本恶或者是我们的想象力只能局限于此了。那么为什么我们在看的时候还是会觉得第一个故事比较好呢,因为我们看到了一个超乎想象的故事,pi竟然制造了一个奇迹,有了这个奇迹后我们让第2个故事存在但是我们更愿意去相信第1个美丽的故事,这也是成年pi所展现给蒙特娄的状态和让他自己发挥的结尾。在影片中很多指向性的局限空间也象征着很多对比与理解,救生船代表着一个灾难窘迫下的信仰,宇宙,星空代表着很多我们无法预料情况下的信仰,在这个关于冒险、希望、奇迹、生存和信心的故事里,象征并没有充斥在我们的思维里,观众更多的是享受在自然动听,赏心悦目,轻松唯美的视听语言里。

在最后故事的亮点“到头来我相信人生就是不断的放下,但是痛心的是我都没能好好的与他们道别”在导演绽开的生动绚丽的层次画面里给予了我们一种讯息:“导演相信你的本性是胜于理性的,这是一种自然平和的状态,也是一种可以严肃对待的危机爆发,这些都交给上帝吧,帕克头也不回的走进森林不也是这样吗。在生活里如果加上一个奇迹,那么你的理性将变得更加单薄。”这样一个可能的故事呈现在观众面前无不是想在亲诉类故事题材强大的感染力上告诉观众有一种精神力量的存在,那就是信仰,并不是文化的差别,你可以有多种信仰,因为你不仅活在一个多元化的社会里还寄予在一个更加丰富广阔,充满想象力的精神世界里。

年少的pi对于多种信仰还存在怀疑,在救生船上青年pi与帕克的对峙中逐步选择相信,在温馨的房子里成年pi享受这样共存的状态,这样一步步递进的故事魅力在一种奇迹冒险的文学格局里不断发酵,从影片整体看来李安既《卧虎藏龙》后用他像梦想家般的电影感再一次改编了一个美丽的故事,真挚的告诉你莲花可以生长在森林里。

(完)/梅克拉

Tags:

3 克拉 响应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影评”

  1. 河石子说道:

    画面相当的美啊,尤其是中间有一段犹如身在天堂一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