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kela

夺命金影评


duomingjin

“筹钱、臭人”(夺命金影评)
08年杜琪峰拍《文雀》的时候应该是困惑的,拍了那么多的港片,无论从题材、手法再到观众的口味都被逐渐形成了一个成熟的体系,这时候听不到外界的议论声,个人情怀很容易就会肿胀。警匪、爱情、喜剧被自己不断的复制在银幕上,水平不增不减,观众不争不吵,这时候有机会就做点有意思的东西了。于是《文雀》像大众舞曲一样蹦蹦跳跳而来,有生活的趣味和童真的视角,新鲜且细腻。纵观近些年香港电影,港片作为一种特色的划分不仅仅是黄金时代的推崇,而是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港式情怀,是导演的个人情怀也是香港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的自我思考,年轻导演更针对,老导演更绵长。

《文雀》不是杜琪峰电影的一个转折点,但却是个人风格化的一次彰显,与《夺命金》相比这又是一次香港情怀的延续。警匪、爱情、喜剧是香港电影的优秀标签,除了喜剧略显暗淡外水平并无倒退,什么是香港的?什么是香港人的?什么是一众香港人的?这便是《放逐》《文雀》与《夺命金》之间的联系。所以杜琪峰的电影怎么变还是在保证一些特有港式线索的处理的,在《文雀》中我们就看到了一个骑着自行车走街串巷的任达华,这对于冷艳的黑社会女人林熙蕾来说是一个另类,观众去关注他生活的同时就融入到了一种个人对香港的情感共鸣当中,复古的场景和鲜为人知的群体都化在导演杜琪峰所建造的个人情感世界里了,这样现实生活下的细节捕捉不同于以往的洗白救赎,这是道德下的新浪漫主义色彩。这样的《文雀》是香港人独有的。

《文雀》对于小人物的刻画挖掘在影像上是轻描淡写的,挑拨的是一种香港不复存在的关注和关怀,而在《夺命金》里杜琪峰就明显深刻一些了,讲述的是大的事件背景下小人物交织的命运,金融股票、黑帮没落、人情冷暖、支离破碎,这些深刻的和联系社会与人物命运的浪潮在压迫式的表演和戏剧的结构下给观众解构出了别样的感悟和命运光辉。在《夺命金》出现前后,鼓吹银河映像在形式和内容上转型的消息不绝于耳,寻找香港电影新出路是否已迫在眉睫,从这一连串作品的延续足以证明这是一个缓慢和社会情感阶段化的变化过程,寄托有物。

《夺命金》中的金是金钱、欲望和强大力量的外部环境,夺命是一个指向,直接的和残酷的情感爆发,这样的环境与小人物组成的社会群像好像是一个大杂烩,实质上有可能仅仅是对于个人的一次抉择,这样动静、大小的差异化表现的处理富有影像感的,也贴合整体的主题表达。看似港口风平浪静,人心却已暗流涌动,越是挑战原则的抉择越能展现人性的另一面。直到三脚豹也抽起了雪茄、Teresa走出了银行、张正方眼神更加空洞,这样一个环性叙事的一大段平淡的铺垫终于释放出了能量,三脚豹、Teresa和张正方代表着黑道、白领、公务员3种角色,都不容易,有人乐观,有人谨慎,有人麻木,在疯狂了意想不到的社会里,他们都没法克制住自己的欲望。这就是杜琪峰的一种关注。穿过街道淹在人海里很容易,因为你就代表着大多数。生活真是有趣,都是平凡人,我们都有共同的烦恼与想法,用对话替别人说是唐突的、有间隙的,然而巧妙隐晦上升到专业的艺术表达就很容易去引导,渲染了,这么一处理感情就是大家的了。

尽管上文分析了《夺命金》这么多,笔者一开始就不像业内人士对它进行热捧,金像奖上败给《桃姐》很正常,这样的结构与批判并不具备足够的创意,值得称赞的亮点仍然在喜欢的演员与人物的对应,演的很棒;铺垫长的真实;镜头不炫技;音乐风格既冷嘲又悠长,谁 吹起 第一个泡沫 卷起了漩涡 如此诱惑 美像曼陀罗 越吹越多。

杜琪峰的作品很难让我惊喜,因为他不拍烂片,我们知道在这样的框架里对于他来说一切都是可能。什么时候他拍纪录片和武侠片了,我们真的该吵吵了。属于一众香港人的情感还有很多,杜琪峰说《夺命金》有借鉴贾樟柯,那么时间跨度与厚度还是长一些吧。

(完)/梅克拉

Tag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