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kela

中秋亿往事


“西瓜是好的,我没骗你,赶紧吃了,要不然多浪费”一中年妇女边说边拿起一个圆鼓鼓的大西瓜往门外走去,表情凶恶、自信。“不管你怎么弄,我都不会吃,坏的就是坏的”小男孩嘟啷着嘴倒在用麻绳绷成的架子床上,翻来覆去,摇的架子床嘎吱嘎吱的响。正值午后,南方的夏天火辣辣的,暂时赶走了还在劳作的人们。累坏了的人一门心思的往回走,一点其它的事情都懒得去想了,连燕子和杨树都好像呆了一样。这个时候,小男孩是不能看电视的,连新闻都不能看的,因为这个时候电视机也要休息,这是爸爸妈妈一直强调的。此时的他真的不知道该干什么。

窗户里时不时的还能从后院吹来一阵清凉风,于是他爬了起来,跪在床上隔着窗户看着后院里的杂树、竹子和各种蔬菜,想象着风为什么是一阵一阵的呢;竹枝桠上的黄瓜为什么这么快就吃完了;小黄尖辣椒比大绿辣椒好看多了。其实这个时候他最想做的是去河边钓鱼,既能玩水又能去爷爷家看他今天早上收获了多少龙虾,但是这些在这个时候都是不允许的,何况他还凑不到积极的伙伴。

“真的没坏,你看红的很”中年妇女拿着半个西瓜和一把刀走了进来,展示着红瓤给小男孩看,这动作像极了小男孩的爷爷。小男孩起身跑到搁西瓜的酒红色旧桌子旁,将眼睛睁的圆圆的,环视着西瓜的每个细节;小男孩平时看养在水桶里的鳝鱼也是这样的,就想看看鳝鱼有没有眼睛,他一般还会动手去触碰,但是面对这个西瓜他却一点也不想动手。这时候,中年妇女拿着盛水的脸盆进来了,放在地上。

“别看了,快来洗洗手。”

“妈妈,我们家就没有好的西瓜了吗?”

“这西瓜又没坏,要赶紧吃,要不然过几天真坏了。”

小男孩走过去,将手放进水盆里,感觉真舒服。他顺手舀起水盆里的水往房间里的水泥地上撒去,水很快就干了,他高兴的笑了起来。中年妇女厉声道“来,这块拿走”。小男孩遂起身走了过去,看了看这一块刚刚切完的西瓜,颜色深浅不一,有深红的,有粉红,还有表面粉掉了的一层,于是他越来越坚信自己的想法“这个西瓜是坏的”。他抬头看向妇女,妇女将切剩的一半西瓜和一块西瓜放到了冰箱里,留下了两块一大一小的西瓜。大的是给小男孩的。这也是小男孩苦恼的地方,很多天他都要吃这么大一块的西瓜,一点也不方便。但是妇女总是这样说“西瓜先切成两半,一半留着,家里有多少人要吃就将另一半切成几块”这是妇女的逻辑,小男孩记得住。

小男孩看着眼前的西瓜,他既想吃又厌恶哪不新鲜的样子,妇女看出了他的犹豫,降低的语气说道“就有一点点坏,没事的”“不,把这坏的切掉”小男孩这样做是有他的顾虑的,每次吃西瓜都要吃干净的,这是爸爸规定的,所以他为了自己坚决的提出了这个要求。其实他这个方法也用过几次了,很多时候,有点坏的饭菜也是妈妈吃了的,这在他们农村都是这样的。

妈妈拿起了刀,随着小男孩的指挥将西瓜越切越小,将切下来的一小片就顺手塞进了嘴里。最后,小男孩终于放心的吃起了西瓜,小嘴不停的咀嚼着,一阵一阵的将西瓜子吐在脸盆里,妇女也是这样。最后,小男孩还在拼命的攻克附着在西瓜皮上一些残余,西瓜皮都足以盖住他半张脸了,早已吃完的妇女已经拿来毛巾,往小男孩脸上擦去;小男孩这时候想,等我长大了我就有力气将西瓜扳成两半,就不会弄得鼻子和嘴上满是西瓜汁,最近每次吃完西瓜他都会有这种想法。擦完脸,小男孩拿起脸盆里剩下的西瓜皮,欢呼雀跃的跑了出去,来到养猪的圈外,将西瓜皮扔了进去,软趴趴的猪立马就来了精神,在这个无聊忙碌的季节里,这件事情让他感到很快乐。

多年过去了,小男孩很少吃西瓜,并不是外面西瓜贵,主要是一个人,买一个西瓜吃不完。

几年又过去了,小男孩开始经常买西瓜了;将西瓜带回家,不顾妻子想做水果盘的反对,依然将西瓜的一半切成3块;大的一块递给孩子,教导他吃干净丢垃圾桶里,然后拿起毛巾给他擦脸。

圆圆的西瓜,圆圆的中秋往事。现在工作了,中秋节显得更重要了,不仅仅是以前形式上的糊弄,甚至是可以和春节媲美了;对工作,对未来,对家庭,对爱情,对于所有美好的事物,圆满和一年的开始都是可以给所有人寄托任何情感的。

附上我最喜欢的一首有关中秋的诗:

十五夜望月

王建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完)/梅克拉

Tag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