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kela

一样


休息是一样,我对你的思念是一样。

在生存的过程中最难的事情就是人走和人留。
很明显不接受眼前的时刻是个人的,快乐和痛苦就更加私人了,但我却能将这些神经末梢的颤动放大成成就,像写小说一样。

当面对消极的时候,人们总喜欢将时间分成一段一段的,总以为情感代表的并不是故事的温度,而是一个时间节点的反射弧;在这个时候个人又会变得很模糊,原来在大数据里我并不是私人的。

现在我要用写文章或者聊天的方式去解决这大与小的矛盾,用一种你可以想象的共性去诠释生活的理智与情感。我认为这样的共性应该是有度的,有爱的,有吸引人的,有收藏价值的;但是不那么针对,可以在个体间流通和流动。

这些描述的高地和硅步还是那眼前的环境,而我却是在用释放和虚荣解决自己,最好到能汇成我的性格和有成就的色彩。

昨天,夜晚和白天一起看守着公园,聊的很尽兴、很轻松,这个时候我并没有将它们分开,因为这是一个有趣的命令。今天,送它们离开使我明白,尽管我们都明白凡事到最后才是最好的,但也仍然会不禁赞美着眼前。这便是我挽留的人和离开的我。
——2013年秋于北京

(完)/梅克拉

Tag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