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kela

杨梅洲影评


yangmeizhou

“虚幻又真实的小城”(杨梅洲影评)

杨梅洲是一部描述湖南某临江小城里小人物家庭关系和生活现状的艺术电影,对白为长沙方言和湘潭方言,这对于在湘潭生活过4年的笔者来说,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虽然片中演员是非职业的,但是影片却有深厚和超个人的意识形态,赋予观众以认同、母性和道德的幻象,使观众既与现实实质接触又轻易地脱离,经过虚实的张力,于是最后冷静下的常规结局显得干脆和发人深思,小城的包容母体里的理解和认知便浮出了水面。

这是一部再看会惊喜的电影,你会发现人物角色设定下创作者完整、舒缓的结构和色调,并且在细节上也透露着真实和支持。

影片的开头是窄小的铁路上春雨还在滴滴答答,自幼聋哑的女孩伸开双臂摇摇晃晃的走着,摇晃跟拍的镜头里是一个很平凡单纯的女孩,此时的小静就是一个离异家庭里还在懵懵懂懂、向往快乐和幸福家庭的代表。小静舅舅敲击一下铁轨将观众的意识拉回到了一个悲凉的坟地,此时江面冷清的色调奠定了接下来人物出场的基,在这部影片中人物的出场除了保持大环境的真实性还有很多巧妙的安排,镜头里喜好、吃饭、坐船和礼物,小静和小梅完全对应,这样的处理在后面张昊阳和小梅作为对应上也出现过——抽烟、脾气暴躁和正直解决事情。

张昊阳喜欢酒吧歌手小梅,不喜欢自己的女儿小静,他串联起了这两个毫无交集的女孩,即使大多时候倔强缺乏关爱这些都展现了一个小城的家庭关系和教育问题,然而这并不是一部尖锐到绑架人性的电影,从张昊阳用手铐将自己和小静连在一起开始,他们的生活将一直陪伴下去。小梅就是小静的倒影,相比于小静的弱势和不语,小静在影片中的角色更加像张昊阳的女儿——长大后的小静,一直到最后张昊阳和小静相依为命,张的这种母性预示一直都隐藏在创作里。喜欢是内心里慢慢溢出来的,张昊阳接受小静、小梅的离开和小静变得活泼这样的转变都不是强烈的转折和吸引眼球,生活的平实和单薄的言语下,人物的性格、传统观念和爱这些夹杂着瑕疵的温暖永远都是一种理解,一个故事。

影片里多次提到船、鱼和水。江水,金鱼缸,玻璃上的水雾和窗沿上的水滴等都是一种哲学上的符号,对应着人物的关系,亦昭示着一直存在于人们载体里的文化民风。梦境和半虚幻的风格都是更有意思的东西,不难理解却给观众带来与电影美学的呼应,柔和且完整。加上生活细节的趣味和充满了指向性的东西——积木的崩塌,鸭子的群相性,梦境里的酒吧和纸船起火,杨梅洲这部电影一点也不露怯,这些所有都在短短2个月的时间线索中压缩却不分离,留下一个凄凉却温暖的陪伴背影,给观众一个开放式的思考。离不开水,人就离不开船,不管是疾驰还是静坐,总有一些东西是离不开的。

在一个狭窄的城镇故事和枯燥家庭生活本质上,导演陈卓利用很多一虚一实的空间进行了艺术上的展开和文学剧本力量的创造,手法巧妙;在个人风格上也有所收敛,这个不急不躁的全景式城镇故事本身和节奏成就了杨梅洲这部优秀的电影。

(完)/梅克拉

Tags:

一克拉 响应 “杨梅洲影评”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