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kela

自我窥视


坚持并重塑自我价值是隔岸观火,不够断然,似是而非。最近爱上了自己的原稿,知生活的给予和真切的具象,消受抛出去的、扎进来的。庆幸,便犹如桥下渔舟唱晚,晚霞分外妖娆。还未与亲人分享发现的欣喜,过去的几秒就停在多重身份中转换了,如高空飞行的冒险家,中庸的作家和低俗的一家之主,全部窥视着我,脱口而出“在年轻的文字里就能看到思想的荒芜和轻浮,去留无意,静得风月,全是人格借债。”而我却那样看着拙劣的轨迹细心模仿、蹒跚,胜过巧遇良品或与友同醉。在这样跳跃的空间里入定,甚是欢喜。

在如此年轻气盛的心态里,我难免骄横,于是找来《阿甘正传》的一句台词作为佐证和激励—“我不觉得人的心智成熟是越来越宽容涵盖,什么都可以接受。相反,我觉得那应该是一个逐渐剔除的过程,知道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知道不重要的东西是什么,而后,做一个简单的人。”

(完)/梅克拉

Tags:

一克拉 响应 “自我窥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