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kela

情诗三首


《我爱她》
我爱她
越早越担心
我爱她
小草扶着浪花
我爱她
幸福小商品
明年
我爱她
武汉·秋

《红红的中国结》
不同的城市
没有把童年过得很糟
可惜都把它记住了
单身的人
说起话来是痛苦的
放在中国是伟大的
城市里单身的人喜欢说
江河啊
风沙啊
南北的小青年们
因为你们喜欢上了亲亲和奔跑
如果不谈爱情
一如往常的今年
没有高高长长的世界
你还是梦
我还是马
武汉·秋

《女人四十》
四十一岁的女人,
二十出头的小伙。
我数数般跟着云彩移动着,
他们携手步入暮色。

女人是水做的,
怕一下子就干涸了,
她肯定经常吃水果,
只是不如我前几天见到的年轻姑娘那么呆滞。
四十多岁了,
似乎人生的二分之一,
却好像是女人的十分之九。

不论你多老我都爱你。
有很多不怕死的男孩这么说过。
不论我多老,我一定要和爱我的人在一起。
有很多爱不怕的女生这么说过。
而事实是年轻的小伙都知道婚姻和生活会把老女人弄成两块死鱼,
老男人都知道未婚的老女人活好易骗。

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学会不去考虑年轻和老矣的鸿沟,
而是彼此不难过呢。
凶恶的狼和鳄鱼知道,
肯定忘不了吃肉,
但不是内心那么无力的害怕。

女人就是害怕。
再害怕。

我猜了猜,
并不怕谈论这个话题。
就回头记下那个四十一岁的女人。
不戴婚戒,
红嘴唇,
绿指甲,
一袭爽朗的棕色。
短寸头的小伙,
是位背后有光的暖男。

我肯定会为我见过的女人数数。
何止见过。

四十多岁的女人,
在你二十多岁的时候请珍惜我,
即使错过了,
也请看开我这个有心无力的老男人。
北京·深秋

(完)/梅克拉

Tags:

一克拉 响应 “情诗三首”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