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kela

蓝色骨头影评


蓝色骨头

“他依然很流行”(蓝色骨头影评)
崔健是一块红布,在那个年代和那个年纪,他是热血的红色,不属于我这个90后的偶像,但是这部电影《蓝色骨头》证明了他依然很流行,我喜欢他的智慧。

《蓝色骨头》描述的是两代人的故事,一个地下摇滚歌手钟宇也是网络上牛逼的黑客,收到了父亲寄来的邮包,在这里面他发现了父母上一代传奇般的故事。在这个故事的述说上面,影片并不是按线性叙事展开的,也并不是合理穿插的,与视觉和音乐融合,充分调动节奏和增添信息,所以我们看到的有关两个时空的故事是隔着银幕和旁白交换的,而不仅仅是根据信件自述。这样的方式有人会觉得杂乱,影响普通观众的理解,但是从更大的一个层面上来说是极好的处理。歌词的意义和极具个人理解的台词用来捆绑严苛剧情和艺术幻觉,在这部电影里看来是一种很好的共享,一个人的记忆、两代人的故事、三个人的骨头都是清清楚楚的,既现实又掘地三尺。

大部分观众觉得施堰萍、陈东和孙洪这段文革时期的三角恋和同性恋演得很好,是本片的最大亮点。这是崔健的特色,反制度的爱情批判在这里确实有趣,他就是自由的。在大时代里,朦朦胧胧的爱情就是我们就样的鱼鸟之恋,这也是他们热爱摇摆乐的原因。在中间部分他说出了铿锵的旁白-“浪漫是虚假的,孤独才是永恒的,而只有孤独才能穿越时空。”,这既串联现实与历史,又隔离创作者与观众,逐渐钟宇这个角色就显得重要起来。

真正使我喜欢的是这部电影的后半段,现实钟宇明白了上一代的事,把父母亲想透了。回来他不那么讨厌萌萌,学会去抵制记者收红包,把《迷失的季节》改编成了《蓝色骨头》,从开始的性幻想和摇滚乐的虚妄中他找到了自己的骨头,那是蓝色的,而蓝色给了他无限的理性和无穷的力量。在这里钟宇代表了崔健那一批人,又代表了现在的摇滚年轻人,勇敢和批判似五味杂陈却趟出了一条路,这是崔健在整部影片诉求里指明的一条路。

崔健的跨界是实实在在超出了我的预期,年轻、用力、不怵和多艺术的融合,这样跨时空的手法是如此适合他特有的风格和情感;思想只能决定一个方向,但他的水平已让诸多电影人汗颜。

风筝在天上飞,父亲鼓动着力量,母亲面对过去,这三个立体丰富的人物在结尾如一首年轻流行的诗。

(完)/梅克拉

Tag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