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kela

爱的时间线


作为一个负责而且“尚存”的博主,在2017年的第一天我有必要写一篇文章。

这篇文章有一个很大的主题叫做爱的时间线,如果笔者仅仅把第一天写的有多么重要和富有仪式感,这仅仅会显得本博客和所有营销号一样了,所以我选择了这样一个很深刻的主题——爱的时间线,用我父亲的话说就是真能适应,三教九流都爱。

回到爱和时间,真的是每年都需要思考和祝愿的主题,起码时间无法遗忘,其中存在一个不能理解的永恒,痛苦和幸福并存的矛盾对立。尴尬癌和多情的人根本无法摆脱这个时间的话题,理智的人则需要用数学、物理和化学的思维来串联起事件、行为和感受等一大堆与时间有关的锁链,人是能解释的但是人却并不能准确的解释人。我相信宿命论,所以也奇怪的导致我相信总有摧毁这一切理论的力量,自我否定便是另一个强大到改变世界的力量,如果我们是在不那么严肃争论的场合下讨论,我会直接了当的抛出爱这个答案,别说了,关于爱我无话可说。

我不知道爱和时间的关系,可能也是不想解释,反正我相信爱的时间线这个标题是可以装一下逼,用很长一段时间的。

2016年之前上帝欠我很多愿望,2017年我首先得提醒一下他记得还我。其次,我还想在年末开始的这段爱情里面好好成长,尽管我是一个作死的爱情患者,但是每一段感情的双方好像分手后都过的不错,发的心情都远超看过3家书店的感悟。第三个是不要喝大,一直没有喝大过,但是总感觉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危险会来临。第四个是风调雨顺的日子我能想到醉生梦死,恩也希望看到的读者像我学习,这是一种悲观的乐观形式。最后一个是学会一门语言,这个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总是从这样的挫败中汲取力量。

还有一个愿望是明天还记得给皮带再多打一个或者两个洞,笔者实在是越来越廋了,皮带多打一个洞的想法坚持了有半年了,洁癖的优点究竟和拖延症到底是什么关系也是我由此想到的一个很费解的问题。

(完)/梅克拉

Tag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