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kela

讨厌昨天的文章


昨天我写了2017年的第一篇文章(爱的时间线),很明显想成为一个风趣的人,这是一种刻意的文风,我想读者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的,只要是越私人,越有趣就好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关注作家冯唐,自从微信公号这种互联网交流越来越深入,他所代表的网络知名作家式的幽默和调侃是必须的,吹逼后接地气就好比反讽一样的写文章技巧越来越盛行。那么,我写那篇文章后立马就来刺激一下这种交流方式,当一个作品我们用尽力量之后还必须跨越一道坎才能成为优秀的作品,那就是挣脱自身的欺骗性,探寻真实或者追求虚无的状态中有一种需要自我净化的雾霾,他不是更高级的进步,而是进步所产生的后遗症。笔者前两年在对一些电影作品的评价中慢慢感受到这种观点,但不够清晰,之后逐渐在爱情和生活中语言技巧的苦恼中又有了一些更清晰的理解。

二元对立,泡沫经济,爱情的互相理解,法律和道德,追求世界和平,在很多理所应当的观点中我们认识矛盾和表达自我观点的方式并不是去解决问题而是因此而更有趣,成为一个风趣的人。所以,笔者反对的是我们不能提出这样的观点,比如“我们应该追求什么?”“不要相信你眼前的一切!”“爱情是毒药也是解药”。

我理解的是心疼的感受不一样,刚陷入热恋的时候会很心疼,比分手时候的心疼更真切。所上这种感觉在导演李霄峰的一段话中更能清晰表达出来“我们当然都懂得这个道理:越想说得清楚明白,就离清楚明白更远,语言的旋涡,需要你奋力划行。”

(完)/梅克拉

Tags: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