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kela

Archive for the ‘杂文’ Category

娱乐的青蛙

一月 21st, 2015 | 杂文 | 0 Comments

《娱乐的青蛙》 你是带火的风筝 看不到沉默 我是娱乐的青蛙 觅不到幺蛾 躺在青草上看动画的那一刻 我就知道你飞不到蟾轮 画饼充饥的时候 河水是面镜子 触碰你 迷人的表演在我眼前流走 不曾忘记 这是另一个世界 人们称我为种群 为何还如此孤独 体色更替 等到无尽良夜的开幕 你变成了幺蛾 我双腿沉默 —2015年北京冬

情诗三首

十月 9th, 2014 | 杂文 | 1 Comment

《我爱她》 我爱她 越早越担心 我爱她 小草扶着浪花 我爱她 幸福小商品 明年 我爱她 武汉·秋 《红红的中国结》 不同的城市 没有把童年过得很糟 可惜都把它记住了 单身的人 说起话来是痛苦的 放在中国是伟大的 城市里单身的人喜欢说 江河啊 风沙啊 南北的小青年们 因为你们喜欢上了亲亲和奔跑 如果不谈爱情 一如往常的今

旅途

六月 12th, 2014 | 杂文 | 3 Comments

你到一座城市,卸下的不只是烦恼。 我的童年很闭塞,我的性格慢半拍,于是我不太在乎去呼风唤雨、广交朋友的快感,沉浸在随性的南方情怀里便已足够。 在我第一次望向远方的时候,河堤、白杨树和模糊的远山都好像与我显得不那么亲密了,他们是没有感情的,连带着我也这样。在高考完后,第一想法便是大学要去外省读,然后

枯木闲话(二)

六月 3rd, 2014 | 杂文 | 0 Comments

《走向光明》 火车站, 六个真正的迁徙客。 一个人讲话, 四个人抽烟, 一大堆东西差不多分好了。 一个人蹲了下来, 三个人抽烟, 有人笑了。 一位旅馆大妈的借过, 游戏又得重来, 有人动了。 谁? 走向了光明。 《第五个季节》 左边有一个码头。 月亮, 一直不走, 我调皮的求了求, 她丢下月光。 而我, 焦头

一样

十月 8th, 2013 | 杂文 | 0 Comments

休息是一样,我对你的思念是一样。 在生存的过程中最难的事情就是人走和人留。 很明显不接受眼前的时刻是个人的,快乐和痛苦就更加私人了,但我却能将这些神经末梢的颤动放大成成就,像写小说一样。 当面对消极的时候,人们总喜欢将时间分成一段一段的,总以为情感代表的并不是故事的温度,而是一个时间节点的反射弧;在

微博记忆(5)

八月 28th, 2013 | 杂文 | 1 Comment

1 贾樟柯:啊,乌兰巴托。/这是《世界》和《站台》里令我印象很深的点,电影拂来的情绪一直在我们周围。 2 功能多了,作用就小了;要求多了,缘分就浅了;常被人们赞美的爱情在电影里是挠人的痒,在生活中却依然是抓人的疼,土豆君说了:”如果是别人就好了,永远都是考虑的对象。” 3 公司年会完毕,明天以比想象中更好

牵手

八月 12th, 2013 | 杂文 | 0 Comments

《牵手》 丙戌 电话、电视、电脑 癸巳 电脑、电视、电话 头发越来越短 见识越来越长   我牵着你的手 就像牵着一条狗 面朝大海 没有一个划船的 涨潮时你怒吠几声 退潮时你深吠一声 为什么风儿改变了方向 嘴毛还越长越长   我不再牵着你的手 为你挠头 前爪慢慢没进了沙里 ——2013年秋于北京